主页 > 今日天文 >孩子考试考不好竟被要求就医,究竟成绩不好是哪一种病?

孩子考试考不好竟被要求就医,究竟成绩不好是哪一种病?

2020-07-03

今年四月,美国迈阿密大学儿童发展中心的教授发表了一篇文章,认为越来越多的注意力不足过动儿,可能与老师和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的学业表现有关。我读到这篇文章,脑海里,立刻浮现一个接一个的孩子⋯⋯

经常有媒体记者採访我时,会问我一个问题:「这幺多年来,看妳费那幺多心血,是什幺原因使妳对注意力不足过动儿,特别关注?」

除了因为自己生养了一个自由自在的孩子,让我有机会重新观看台湾教育的现况,进而发觉原来这样的教育,只适合乖巧读书会笔试的孩子,对于多元特质的孩子,根本缺乏接纳的空间。再加上有位亲戚的孩子,因为考试成绩差,被诊断为注意力不足过动儿,而且必须服药,也真服药了一段时间。这孩子,从小便与我亲近,当我知道当时读小学的他,正在固定服药时,因为不解,还曾经主动打电话询问他的主治医师。

我开始感受到这个疾病原来已经侵门踏户,进入我的生活圈,而不只是教科书上的一个病名。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往事了。

但是最主要的起火点,则来自约七、八年前,朋友写给我的一封信:

我收到朋友这封标题写着「疯狂看病记」的信之后,感受到她夹杂着愤怒不满与不知所措的情绪,便约她长谈。

这位老师要求孩子看病的理由实在是太牵强!「上课不专心,考试考不好」的原因有多少可能啊!也许是老师教学太呆板无趣,无法吸引学生的兴趣;也许是孩子跟不上老师的进度,听不懂了,自然很难专心;还有一种常见的理由是–孩子与这位老师槓上了!

针对成绩不优的孩子,过去给予家长的建议,往往是「请家长多加督促」,或者请家教老师或补习等。绝对是孩子有其他更严重、不利于生存的症状出现了,才会推测孩子可能有精神疾患。

同时让人纳闷的是:成绩与过动症之间的关係是什幺?有成绩好的过动儿,自然也有成绩不好的过动儿。但是,成绩不好为何直接连上过动儿?更奇怪的是医师以成绩有没有进步,作为诊断的依据,而此时药物治疗的目的,似乎也只是要让孩子成绩变好一点。

写了好几本书谈芬兰教育的陈之华,曾经如此描述芬兰的教师:如果我未能教好一个学生,那一定是我的教学工作出了问题;当学生功课没有如期完成,老师会反省是否功课出得太多?还是学生学习得不如预期?当学生考试没有考好,老师会检讨是否自己教得不够好?还是题目难度过高?

这样的思考,才是教育啊!才是真正实践考试的真义啊!与朋友长谈之后,建议朋友,如果儿子不反对,还是转学换老师吧!因为老师几乎处处看她的孩子不顺眼,到吹毛求疵的地步,已经无可挽回了。例如,上课时,孩子对老师所说有疑问或有别的看法,举手欲发言,老师是採不理睬的态度;有时,考试考得比平常好,老师不是夸奖孩子,而是冷嘲热讽。

这样的师生关係,已经闹僵,只好脱离了

后来,这位母亲接受了我的建议,帮孩子转学,遇到一位了解孩子、包容孩子的导师。「身为母亲,最感恩的莫过于有另一个人真心对我的孩子好;更幸运的是,这个人是他的导师。」这是她在儿子新导师的圣诞卡上,写下的肺腑之言。

后来,她儿子的成绩越来越进步。高中毕业典礼那天,母亲去找儿子的贵人、也就是孩子的导师,深深拥抱,泪流满面。如今她儿子过着开心充实又如鱼得水的大学生活。

至于注意力不足过动症呢?在转学之后,就没有人再提起这个名词了。

医疗涉入教育现场,会造成什幺样的关係消长呢?会形成什幺样的权力跷跷板呢?「教育现场连线医疗现场」,对孩子可能造成完全不同的生命风貌。若非是有熟识的朋友,能够大家共同讨论,为孩子选择不一样的路,否则如果是孩子来自没有这些资源的家庭呢?继续往下想像,带给我十足的震惊。

并非只有成绩不好的孩子,才会被推进医疗场域治疗。我遇过一位母亲,在听完我演讲之后,泪流满面地站起身来,她说她的女儿被诊断为注意力不足,持续服药中,已经三年。当初会带孩子去就医,是因为父亲的要求,与老师完全无关。她的女儿考试成绩一直维持在全班前五名,但是,女儿有一位几乎都考全校第一名的大哥,父亲便认为女儿一定是不够专心,才无法像大哥这幺优秀。

我越来越常接触到这类老师认为孩子很正常,纯粹是父母不满意孩子的学习成绩,而认为孩子有注意力不足过动倾向的「龙凤父母」。

孩子考试考不好竟被要求就医,究竟成绩不好是哪一种病?

有个国一的孩子来,据说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吃利他能到现在,共服了五年的药物了。老师并未抱怨孩子,是父母觉得孩子的学习情况不佳,自己带孩子去找医生的。母亲从孩子读幼儿园中班时,就觉得孩子有状况。因为孩子是九月出生的孩子,比大部分的同班同学都长了一岁,照理来说应该比较早熟,可是,幼儿园开始学认字、写字、简单的算术,孩子的理解能力并没有比别人强。

到小学三年级,数学成绩更糟了,母亲便带孩子去看儿心科医师,希望透过医生的协助,让孩子更专心,考试成绩能进步。据母亲主诉,医师第一次看诊时间约五至十分钟,几乎没有和小孩互动,只是要他们拿量表回去填。第二次带量表回来,然后就开药。

妈妈带孩子来找我,是因为她发觉孩子已经吃药吃那幺久了,可是数学还是很烂!更让母亲生气的是,其实孩子是会解题的,只是总在计算时粗心算错,母亲说:「我想吃药都吃这幺久了,还是一样粗心,那是不是表示吃药没有效啊!」

我问孩子喜欢什幺课?孩子说他最喜欢历史,再来是国文、英文。他也喜欢画画。可是现在功课多,爸爸不准他画了!爸爸要孩子一定要考上好学校,爸爸常唠叨,唸妈妈把小孩教得不听话,妈妈说孩子已经这幺乖了,怎幺有不听话?爸爸说不按照他说的话去做,就是不听话!

当台湾的父母与老师普遍还是以考试名次在评价孩子、仍奉行千年前「科举制度」的精神,来要求21世纪的孩子时,医疗的角色,究竟是放在助长「填鸭风」、「分数派」上,还是站在健康促进的立场?恳请父母睁大眼正视眼前这个运动不足、睡眠不足、亲子互动不足、笑容不足、健康不足的孩子。

当社会仍瀰漫着「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」的气氛时,医疗是促使不受约束的孩子,儘量符合大人的期待,也挤进「会读书考高分」的窄门,还是协助孩子,让大人看到孩子的专长百百种,行行出状元?

延伸阅读:

别再说当孩子没压力!自我要求高的孩子,5招这样帮助他学得快不等于学得「好」!父母别揠苗助长
相关文章推荐